今年第一次携妻子和女儿回北方家乡郑州过年

2.压惊:太古时有一种凶兽叫“年”,小孩子害怕,大人就用食品安慰小孩,即为“压惊”。年深日久,便演变为以货币代食物,至宋便有“压惊钱”,后才发展为“压岁钱”。

1.压“祟”:相传,古时有一种名叫“祟”的小妖,每年除夕夜里出来祸害年幼的孩子,人们怕祟来害孩子,就点亮灯火团坐不睡,称为“守祟”。又因“祟”与“岁”谐音,压祟钱于是被称为“压岁钱”。

昨日下午2时许,张先生在受访时表示,他刚在交通银行给二女儿办理了儿童卡,已将她们的压岁钱存起,等攒够了一定额度,他会以女儿的名义购买一些理财产品或基金。

近日,“爸妈先帮你把压岁钱存起来”被网友们吐槽为“史上最大骗局”。记者采访发现,一些父母甚至不屑于“骗”,而是直接强势动用孩子的压岁钱。

记者随机采访了5名7到10岁的孩子,只有两名孩子大体知道压岁钱和过年时出现的一种鬼或凶兽有关,5个孩子没有一个能说出关于压岁钱的压祟故事。

“我们一家属于工薪阶层,家中实行的是收支两条线的财政政策。孩子如今1岁10个月,每月的花销不菲,他的压岁钱被我和孩子妈果断用于补贴家用了。”在郑州市经三路与农业路交叉口附近一家单位上班的张先生,在接受大河报记者采访时表示,自己的儿子今年的压岁钱有将近3000元。

“有考虑过把孩子的压岁钱存起来,给他积累一些财富吗?”记者问。张先生称自己想过,但考虑到孩子年幼,对金钱和财富尚无认识,而近年来通货膨胀又引发了货币贬值,导致他不愿将孩子的压岁钱放在银行。“存款利率追不上物价上涨,不如活钱活用。”

3.消灾:汉族民间认为分压岁钱给孩子,当恶鬼妖魔或“年”去伤害孩子时,孩子可以用这些钱贿赂它们而化凶为吉。

“年前用老公的名义给儿子开了个股票账户,买了1000股的兴业银行,本金投入1.5万元。这算是我和孩子爸给儿子的压岁钱。”在郑州市秦岭路中原路口附近居住的徐女士告诉记者,她自己属于资深股民,儿子今年上小学三年级,现年9岁。除去已经被安排了“去处”的1.5万元“巨款”外,儿子另外还有3000余元压岁钱。

大河报记者在采访中留意到,压岁钱越收越多,知道压祟故事的孩子却越来越少。

“另一件事是,关于给孩子存多少压岁钱,我和妻子产生了分歧。”张先生说,除去4位老人给的4万元压岁钱外,两个女儿从亲朋好友处收到了9000元的红包,但同时自己给亲朋好友的孩子派发了9000元的红包。“收支平衡。我的意见是这9000不给女儿存,妻子不同意,坚持要存。这相当于从我额度有限的活钱中扣走9000,瞬间感觉春节不好过了呢!”

"羊毛出在羊身上’,我和孩子爸主张剩余的钱用于儿子的节日和教育消费。每逢节假日可以一次性给儿子放款200元,若要超额开支,儿子需要向我或他爸提出申请。”徐女士表示,给儿子买入的股票她准备一直持有到孩子上大学,并且每年的股票分红持续买入,每年孩子的压岁钱也会动用“大头”持续买入。

故事主角:在郑州上班的张先生压岁钱数额:近3000元处理方式:果断补贴家用吐槽:压岁钱东家出西家进,只是各家的钱转了一圈。

“压岁钱东家出西家进,其实只是各家的钱转了一圈。压岁钱汇流家庭成员的收入中,一旦孩子需要购买什么,由我和妻子共同负担。该给他添置的东西,一样不会少。”张先生表示。

说起孩子收压岁钱这档子事儿,张先生提到了两件他亲身经历的尴尬事:大年初四,他和几位老同学聚会,本想着大家伙儿都是当父母的人了,压岁钱塞来塞去,形式大于内容,没啥必要,自己事先就没准备。没想到带着女儿到餐厅刚坐稳,老同学就纷纷拿着红包往自己女儿怀里塞。没辙,自己只能借口上卫生间,拿着红包看人家给女儿塞了多少,现包压岁钱,再给人家孩子塞回去。“不过是换一换钱嘛!说实话,现在除了老人们给的压岁钱能心安理得地收下,五叔六舅七大姑八大姨什么亲戚朋友给的,都得及时还,人情债不能欠!”

张先生表示,随着孩子的成长,他不会一味地将孩子的压岁钱“充公”。会在适当时候,将压岁钱作为对孩子进行理财教育的重要契机,让孩子了解“银行”、“储蓄”和“红利”是怎么一回事。“等孩子上小学时,就会给他支配一部分压岁钱的权利,就算我和妻子要动用他的压岁钱,对于钱的用途也会征求他的意见。等孩子再大些,就教他如何‘经营’好这笔钱。”

现年31岁的张先生在成都一家国企上班,今年第一次携妻子和女儿回北方家乡郑州过年。“俩女儿春节共收到4.9万元的压岁钱。因二女儿刚出生9个多月,老人们第一次给红包都格外大方,每位老人给孩子封了1万元的红包。”